Home / Culture  / 收藏私房話(十二)流氓书画

收藏私房話(十二)流氓书画

上期讲了如何入手买一些比较稳妥投资风险比较小的作品,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因为自媒体的出现,许多宣传物没有经过出版机构的审查,许多宣传(这里专指对书画作品的宣传)已经完全失控,有的甚至以奇以异为美,有的不仅仅是老王卖瓜自吹自夸,而且到了误导和颠覆中国传统书画最基本的评判标准的地步,我姑且把这些书画称之为“流氓书画”。

 

“流氓字”是已故的蒋维松先生的发明,蒋维松先生是著名的文字语言学家,书法应该是他的副业,他以文字学研究而闻名于世,他与魏启后、陈左黄、高小岩、宗惟成一起被尊为“山东五老”,他也担任过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但他的“业余”字何止好过一些自吹自擂的大师几千万倍,就是这样的一位书法大师,在晚年的时候也对当今的一些怪象乱象无可奈何。

 

不知道蒋大师的“流氓字”是否有特指,我就我最近所见到的书画市场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现象来补充一二,也算狗尾续貂,来对“流氓字”或者“流氓画”来丰富一二。

 

天津卫视有个收视率尚不错的节目叫做《非你莫属》是大学生求职类节目,在其中一期有一位求职者在电视机前表演书法,而且被在座的一些老板“企业家”追捧收藏其在电视机前所写的书法作品,我耐着我的暴脾气看完了这出猢狲出把戏,书写者自称是东北书法一大门派的传人,我好在也见过一些书法家,我从来还不知道书法和武术一样还有门派,更为可笑的是该“猢狲”在写书法以前先盖章,这可能是他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书法门派”的“独门绝技”。

(哪有先盖印再书写的,而且印章从某种意义上是“补白”,是在书画作品完成以后对作品的补充,起的是画龙点睛的作用,所以以往书画家,特别是画家,对印章盖在哪里是特别有讲究的,就拿我自己来说,早期给老师做“书僮”是磨墨,然后是折纸、铺纸、拉纸(通常是在写对联的时候,这要看老师运笔速度,不可以太快,也不可以太慢)最后才是盖印,盖印里面的规矩就太多太多了,作品是给谁写的,是长辈、平辈还是晚辈,落款是什么,和落款搭配应该用什么印章,书斋或者堂号应该用什么印章,字体和印文也有讲究,比如写钟鼎、石鼓一类的印章配汉印,甚至应该是满白汉印比较好,尤其是铁线篆这类细的字体配满白汉印看上去会相当舒服,如果是草书、行书,那么配比较规矩的印章比较合适,如果是楷书,那么配鸟虫篆、四灵印会和合适,至于画,比如工笔花鸟配元朱文,除此以外,白文还是朱文也有讲究。

 

说这些不是在这里显摆学问,是想告诉许多书画爱好者、现在甚至是一些现在的书画从业者不要忘记我们传统和规矩。印章的学问,太深了,鉴定书画从印章入手就可以大致区分真伪。我曾经被藏友叫我去看一幅对联,不用看纸、不用看字,只看印章就露出破绽,比如印章用的是“XX私印”,这种应该盖在户口本和结婚证上的印记怎么可能被那些书画家用来盖在书法作品上。)

 

所以当你知道盖印章原来有这么多的规矩和学问之后,再看到前面那位“猢狲”的把戏就想吐! 但是令我吃惊的是,当时在场的老板竟然在这么多大学生的众目睽睽之下出价“收藏”,不知是为证明老板不在乎钱还是确实是作品好,但在于懂的一点点书画皮毛的我,无论如何是无法接受的,而且这样的电视传播对广大的不知什么是书画的青年是一种荼毒,久而久之,会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曲解和异化,最后香臭不分,以恶为美了。

 

这类东西的传播,对初入门的收藏者是极其有害的,非但脏了他们的眼睛,而且会误导他们,对他们损失的不仅仅是金钱,最重要的是给予了他们错误的评判标准,今后想要再在收藏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就几乎变得不太可能了。

搞收藏考的是眼力,如果初入门者以恶为美,久而久之眼力全无,有些藏品的鉴定有的时候即使大名家也有争议,那时候,童子功,眼力和第六感觉的判断力就变得非常重要了。一些高端类别的仿品有时候和真品就是一口气的差别,而就是这一口气,可能会导致收藏者倾家荡产。

 

中国传统书画博大精深,是有历史有传承的,列代被认可的创新都是建立在对历史的传承基础上的创新,不是自己关起们来发癔症的乱来一气毫无章法。

 

现在的社会大多数是以金钱和地位来决定人的尊卑,好像书画也变成了以作画写字人的尊卑来决定价格。许多地方对书画家的价格是以该书画家是否是书协或者画院的理事或者是主席来定价位的,大致是会员一元一平尺的话,那么理事再不济也得五元一平尺,倘若是会长或者主席,那么就应该是十元一平尺,倘若该主席还兼任了当地文联主席或者副主席,那么价格似乎应该加到十五元一平尺,我认为,如果这样的话,以后作品还不如就用订书机将他们的名卡和履历钉上去直接卖来得方便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