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Culture  / 水彩画家——凤鸣

水彩画家——凤鸣

文字:梓越 | 秀专栏

 

水彩画起源于英国,19 世纪中期盛行于欧美,期间曾涌现出威廉•罗素弗林 特 (英国)、戴尔•威康森 (英国)、安德鲁、怀斯 (美国) 等诸多世界公认的水彩画大师。但遗憾的是水彩画自诞生之日起,一直都没能摆脱 “小画种” 的困惑,尤其到了 20 世纪中期,因绘画材料的迅速更新和其它种种原因,这一画种便跌进了沉寂的低谷。

 

艺术之路是玄妙的,充满荆棘,也可能会有鲜花; 遍布坎坷,也可能会有辉煌。瞬间和永恒,浪漫和疯狂,轻薄和厚重,无数的元素都能在这里汇聚,并得到展现。

 

凤鸣早年曾攻读工艺美术专业,也许他早就读懂了 “艺术贵在创新” 这句箴言,从内心深处领悟了艺术创作的实质,即画者本身对生活体验与情感升华的过程与归宿。于是,他义无反顾地逆势而上一脚踏进了这一沉寂的领地,并睿智地将自己的创作题材寄予了莽莽林海和皑皑雪原……40 年春雨秋霜,40 载花开花落,北国的山川林莽,沃野雪乡留下了凤鸣辛勤的足迹和孤独的身影。如 果说他早期的作品依然恪守着水彩画清 新淡雅,水色交融的传统特征。但到了世纪之交,他毅然将自己的创作从婉约 精巧的 “轻音乐”,转向了雄浑壮丽的 “交 响曲”,转向了 “形” 与 “色” 崭新构架的变革 中。凤鸣坦言: 这一变革主要源于对俄罗斯風景画大师希斯金和 “巡回画派” 经典作品的解读和顿悟。

 

 

李凤鸣生长于东北白山黑水的这片土地,熟识的森林和冰雪,便是一座巨大的艺术宝库。自古以来,人类就是依赖于天地和森林的养育,森林也是我们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础,艺术家有责任讴歌​​和表现冰雪森林浩瀚的生机和神韵, 使人类加倍热爱和珍惜伟大的自然。

 

而我们这个时代,用水彩表现森林冰 雪的风景画还几乎是空白,他在水彩画 领域的传统与创新中拓开一条新路。正是 这样的胸怀和气度,这样的艺术视点和追求目标,使李凤鸣走上了一条艰辛的求索之路。

 

 

任何高超的艺术作品,都来源于独到 的创造。要突破自己,要借鉴大师,要实 现超越,更要师法自然。为此他无数次地深入到长白山、大兴安岭森林、牡丹江地区的雪乡,进行考察、写生、收集素材、寻找灵感…… 几次、十几次、几十次….. . 他像一位痴迷者沉醉于冰雪和森林之中, 感受森林幽深浩瀚的神韵。

 

他不择手段地寻找能够表现冰雪森林 的艺术语言、艺术符号、艺术方法、艺术 境界、艺术蕴含、艺术感染力、视觉冲击 力、心灵震撼力……

 

 

凤鸣认为: 每一棵树都有自己的血 脉,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年龄。它同人 类一样,都有喜怒哀乐,甚至于家庭和子 女。都有自己的个性,都有自己的语言, 都有自己的特色,能够真实地记录并不算高明,只有完美地表现,深刻地揭示才有意义,才能产生恒久的艺术魅力。所以, 每一幅作品,都应该是不同的,都应该有不同的艺术语言,不同的表现方式,不同的艺术蕴含。

 

 

古人云: 二仪有像,显覆载以含生; 四时无形,潜寒暑以化物,妙道凝玄, 窥天鉴地,绝非容易之事。而欲将有形之 像蕴无形之道则更是难上加难,凤鸣为此不知耗费了多少心神。外师自然,内得心源。故其画作日渐成熟,并有许多上乘 之作。

 

 

蜕变后的凤鸣,依然以写实见长。其 画作的显著特点是布局宏阔,场景壮观, 磅礴中不失纤秀,纯朴里闪烁华丽,素雅 间饱含凝重,虽不刻意追求淋漓却尽现温 润,虽布色浑厚却剔透晶莹。他从不滥用 撒盐、施腊等技巧,在内容与形式的辩证 统一中,严格梳理自己的创作思想与实践。在默默无言中,以满腔激情与挚爱捧出一缕缕大自然不朽之魂魄,吟唱着一曲曲荡气回肠的生命壮歌!

 

 

绘画作品是否具有深邃的思想感情,是否能让受众从中获得强烈的审美感受并唤起共鸣,是衡量一幅作品艺术价值的主 要因素,也是认定一个画家艺术是否成熟的重要标志。凤鸣深谙将大千世界的瞬间 印象转化为永恒印象的非凡功力,这就是李凤鸣的绘画语言,这就是李凤鸣水彩画 独树一帜的风格。

 

 

2009 年《中国画坛十大领军人物》收 录吴冠中、刘大为、李凤鸣等十位中国画 坛最具代表性的人物。2010 年中国外交部出版《中国文化大 使》系列丛书,其中收录了黄永玉、靳尚 谊、李凤鸣等五位元元大师的作品。因为心中有爱,眼中的世界充满色 彩,凤鸣的水彩洋溢着对自然、对生活的憧憬,画作亦如此,充满热情和力量。

 

回首 20 世纪,由于黑金的开发利用, 人类走上了又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每 一次人类社会的跃进都促使了人类对自然 的改造,给人类的物质带来极大的满足。人类用钢筋混凝土的高楼大厦替代了 绿色的原始森林,那一座座丰碑似得建筑裸露于地表之上,无论形式的优美,了无 生机注定了它们的命运。当人类享受这一 切物质丰富的同时,默然回首,惊讶与自 身对环境的破坏,追忆拥抱自然的感觉, 呼唤回归自然,绿色生活的声音逐渐引起 了人类社会的共鸣。

 

十九世纪日不落的大英帝国不仅仅只 是给世界带来了灰与黑的大工业时代, 同时也把一抹新绿传遍了人类文明的每一 个角落。水彩是一种恬静温馨的美术形 式,身临其中,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

 

轻轻的薄雾,淡淡的炊烟,哀牢山, 红河谷中的蘑菇屋,勤劳的哈尼族人用他们世代的辛勤劳作创造了以天地为背景, 山峦,沟回,溪流为线索的唯美图画——梯田。他也是李氏水彩的又一个阶段。凤鸣用他艺术的视角重新审视这天地之美,用不同的绘画语言来描绘这幅画卷,使梯田之美跃然纸上,灵动​​人心。

 

 

环顾与凤鸣的作品之中,沉醉于色彩所描绘的世界。慢一点,再慢一点, 让我们一起闭上眼睛,深呼吸,感受……

皑皑白雪,青青溪流,红叶如枫,就 犹如身临雪域丛林,亲身体验自然给人心 带来的一份宁静,是喧嚣都市中难得的一 片净土。

 

凤鸣用他的作品为大自然而歌,在宁人心神的同时,激发都市人心中对拥抱自然的一丝丝渴望,号召人们身体力行投入到绿色的生活当中,为自然的回归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2017 年李凤鸣的个人首展在台北国父纪念馆举行,国父纪念馆馆长、教皇方济各一世代表、华人电影节泰斗李行导演致 辞。岛内媒体持续关注,成为联通画家与大众的桥梁,短短半月到访万余人。画心,人心,知行善用,凤鸣老师为 台北失孤老人募集善款,捐赠的两幅梯田 作品通过拍卖获得善款千万元,马以南女 士 (马英九先生大姐) 代表慈善机构接受李凤鸣老师的捐助! “花甲” 之年对于一位艺术家而言正是盛年,凤鸣先生用 40 年的奋斗,勇敢地 冲破水彩画的许多羁绊,扬起一面属于 自己的旗帜。正如他所付出的一切努力连同他的画作,能够获得画界的广泛认可, 召引一批追随者,共同期待一个新的画派诞生,对此,我们充满希冀,并热切企盼着。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