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Penny

 

剛剛結束和家人朋友一起度過的聖誕長假期,新的一年便悄無聲息的到來了。而這也預示著,一年中最熱的日子已經到了。

澳洲向來以太陽的毒辣出名,即便如此也無法抵擋我們擁抱陽光的決心。而且,引導私廚新時尚的CHEFIN早早的就為你們制定好了夏日計劃,讓這炎炎夏日也能變得五彩繽紛。

 

共享經濟正在從一個新鮮事物變成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共享單車、共享辦公室、甚至是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寶

Andy Chen 澳洲品牌达人 AUSTRALIAN INDULGENCE CLUB 自1798年诞生以來,高原骑士(Highland Park)拥有超过兩百年的历史光芒及众多迷人的传说,是苏格兰十大威士忌品牌,及最古老的威士忌酒厂之一,位处於北纬59度的奧克尼群岛(Islands of Okreny)之上,也是世界最北的蒸馏厂。他不但拥有来自克兰提特的纯净水源,奥克尼的独特泥煤(peat)更是理解及品味高原骑士单麦芽威士忌的关键。 近期,高原骑士公布了旗下威士忌的新款包装设计,旨在强化品牌的整体定位。步入发布会场,眼见崭新酒瓶及包装,顿时感受到维京人豪迈个性及刚阳血统DNA。 瓶身上带有浓浓的维京民族特色元素设计。这是因为高原骑士的发源地,奥克尼群岛在公元800年左右曾被丹麦和挪威的维京王国所统治。尽管这些岛屿在1468年的时候归属苏格兰,但是岛上的文化传统依旧和维京文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Andy Chen 老师是WSET国际权威葡萄酒及烈酒教育基金机构 - 认证品酒课程的讲师及酒评委,特约来为大家扫盲,分享专业品鉴心得。当日由远道而来专程出席的Martin Markvardson住持 ,是高原骑士的资深品牌大使,并获得苏格兰威士忌双耳酒杯执杯者荣衔 ( Keepers of The Quaich) (请见本文结尾注解)。他是位外表充满维京阳刚气息的纹身壮汉,但内心对威士忌的细心呵护和品质追求情怀,表露无遗。是个名副其实的柔情铁汉。 Martin提到高原骑士威士忌之能长期受到全球品味菁英人士的推崇,是来自于其不惜成本、注重细节与坚持「制程的五大基石」精神:   坚持传统耗时耗费的「手翻麦芽」制程: 穀物的结构必须经由发芽来改变。大麦浸泡在通中两天后会出现小芽。桶内的水排出后,取出「绿色麦芽」铺在发芽地板上继续五到七天的发芽过程。在这段时间裡必须规律的翻动麦芽以避免过热或是因为交错的小芽而造成的纠结现象。 高原骑士是少数仍然使用昂贵、辛苦的手翻麦芽的传统的酿酒厂之一。手翻麦芽的成本较机器处理的麦芽多出 2.5 倍,这也是为什麽大部分酿酒厂都早已放弃坚持这项传统的原因。 手翻麦芽的过程中,大麦得以均匀的发芽并接触奥克尼独有的海风气息,让产製的威士忌具有独特的风味。也是高原骑士两百多年来依然能够产製出如此层次丰富的威士忌的原因之一。   坚持使用当地独特表层泥煤,融合了天然石楠花蜜香 研究显示岛屿地区的泥煤与苏格兰内陆地区的泥煤不同,泥煤裡化学成份的差异对威士忌整体风味造成重要影响。(请见本文结尾注解) 高原骑士使用的泥煤精选自哈比斯特摩尔(Hobbister Moor)的河岸,表层泥煤大约1800 年的历史,主要由石楠花(Heather)及其地下的根所生成,丰富的花蜜香以及烟燻味,是增添酒液香气的关键,给予高原骑士威士忌一种愉悦的诱惑力、是其他单麦牙威士忌所没有的。   奥克尼恆低温的气候,拥有更温和的陈年环境 在苏格兰酒厂中,高原骑士位于最北边,岛上终年气温在摄氏4~14度间,木桶熟成所需时间较长,比气温变化较剧烈的本岛酒质更细緻柔和,突显高原骑士单一麦芽威士忌的平顺特性。   坚持使用昂贵的雪莉橡木桶 苏格兰威士忌大多以美国波本酒桶陈年,但高原骑士反其道而行,做出其他酒厂无法企及的味道。他们只用雪莉桶,特别是以西班牙的奥罗露索雪莉(Oloroso Sherry)橡木桶为主,不但成本高(一般来说,雪莉木桶会比波本木桶贵上十倍),也增加掌控的难度,但酒厂认为,雪莉橡木桶可产生浑厚、多层次的複杂口感,这种投资绝对值得。   坚持在调製年份后,让酒液再回到橡木桶,追求酒质的和谐 高原骑士单麦牙威士忌的每一批酒,在调和调製之后,会再装回雪莉橡木桶,进行为期至少六个月以上的时间陈储。对许多酿酒业者来说,这道手续并非绝对必要。虽然增加时间及金钱成本,但这项过程可确保不同年份与批次的酒液味道与色泽的完美的结合及更加圆润和谐。   原骑士全系列酒款皆为单麦芽威士忌 Single Malt Whisky(请见本文结尾注解)。并对製酒决不妥协的坚持,正是奥克尼岛文化的灵魂核心。今年除了在瓶身设计和包装上的变化之外,高原骑士10、12与18年单一麦芽威士忌在味道上并不变,在新款包装发布之际,这三款威士忌都有了各自的专属名称,分别是:Viking Scars、Viking Honour和Viking Pride;高原骑士借此次发布的新瓶身设计及包装之际,来强调该品牌的维京血缘,不灭的维京之魂。 酒评品鉴: 高原骑士『10年』- 维京人的伤疤 庆颂高原骑士起源的奥克尼群岛特有的维京血脉及工艺传承。 带有迷人柑橘花香,麦芽香味,以一丝丝泥煤味捆紧一起,层次中吐露白胡椒韵味,口感辛辣刚烈,紧密香草回甘。 重点风味:柑橘果香 | 香草 | 辛香料 | 泥煤 | 淡雅烟熏   高原骑士『12年』- 维京人的荣耀 是高原骑士的心灵核心,经典风味的完美展现。 奥克尼独有泥煤香韵中带着石楠花蜜香气,柑桔果实皮果酱,纯麦芽香,浓郁干果,有着平衡且的丰富香气层次余味,值得细细品味的经典。 重点风味: 石楠花蜜 |

  在悉尼的窄巷楼宇间穿梭,人们常会错过一些好餐厅。因为它们往往远在天边,近在脚下。市中心周边一些口碑佳又特立独行的餐厅都在地下室,比如Bligh Street的Spice Temple,Bridge Street的Fratelli Fresh,Loftus Lane的Tokonoma ,George Street的Indu,Cleveland Street 的Mjolner ,以及Bligh Street上的新进的Hubert ,复古的黄铜扶手旋转阶梯,摇曳烛光,爵士乐和整墙的藏酒。 这些隐居在悉尼地下的餐厅魅力很大程度上往往在于神秘而另人充满遐想。 今天我们要带你来领略的是Mercado,一家隐藏在建于1895年文物保护建筑里的下沉式餐厅。食客可以从宽阔的窗户望到Ivy后巷的声色犬马。“Mercado”在西班牙语里是“集市”的意思,很契合餐厅casual热闹又包罗万象的菜单主题。他们甚至还有自己的地下室,用来腌制,熏制和保存肉类香肠等。环境方面,拥有聚光灯的开放式厨房让人一下子进入享用美食的mood,优雅的岛屿酒吧,铜质的桌子,精致的皮革长沙发,以及环绕餐厅的大理石阶梯若隐若现,引领着食客开始地中海的猎宴之旅。   这是著名的China Doll 和 China Lane背后主创团队的又一力作,主厨乃是前Nomad餐厅的Nathan Sasi。 在他看来,潮流和食物一样,不停在轮回,而传统的元素不管外界怎么变化,都可以保持它的经典和永久。譬如Mercado菜单上的自制酸奶酱茄子、牛颊肉酥饼、榛果慕丝蛋糕,都是西班牙的主妇们会在家里做的菜,他在保留这些传统元素的基础上,再根据现代人的口味和当季的食材进行了改良。   拿到菜单一看,就如轻松的环境氛围所暗示的一样,这里的主打西班牙Tapas,同时也融合了地中海料理的精髓。土耳其风味的三角馄饨ravioli和经由慢火炭烤处理的澳洲和牛在这里的餐桌上一争高下。 Tapas是西班牙最常见的下酒小食,分量不大,品种很多,西班牙人常在下午休息时找个Tapas吧喝一杯吃点小食,也有一个晚上吃几家Tapas吧,每家点上几样,一圈下来就饱了。Tapas在英文里是“盖子”的意思。古时候,酒保会把少量的食物装在盖子般大小的盘子上;后来为方便起见,干脆把它像盖子一样顶在酒杯上。日久天长,Tapas也就成了西班牙特有的下酒小菜的意思。     Mercado桌上一块酥脆的糕片,上面放着辣椒和其他香料,烤得甜美可口,然后放上一小块羊奶奶酪和一点橄榄末,就是一道优雅的Tapas。 这里有一种独特的西班牙风味,从Manzanilla Martinez鸡尾酒到酥脆的山羊奶酪点心,配上杏仁Dukkah开胃菜。 酒单上还有将近20种产自西班牙的酒,推荐一支优雅甜美的樱桃口味的2012 Cune Crianza。 每一家西班牙菜小馆,几乎少不了这道橄榄油爆虾仁(roasted prawns with garlic, cumin and salsa jo verde)。上桌时,还能看到虾子在滚油里跳着舞被持续升温。煎香后更是通体金黄。浸在橄榄油里的虾仁,乍看上去略油腻,但吃上去倒颇为清爽。虾肉弹牙,香辛料也不会过分喧宾夺主,依然能吃到虾子本身的鲜味。   这道西瓜奶酪沙拉(watermelon, tomato & feta salad)用来解腻再适合不过,淋上西班牙特有的烟熏红椒粉调味,各种元素组合出有趣口感,酸、咸、甜、辣交叠,西瓜清甜,番茄多汁爽脆,将味蕾打开。 和牛小排配牛骨髓沙沙酱(wagyu beef shortrib, bone marrow salsa)是这里招牌的主菜之选。和牛肉表皮酥脆,细嚼可以品到烟熏的味道,再咬一大口,油脂的滑润感爆棚。搭配的牛骨髓在stone oven里面精心烘烤之后佐以红酒汁,蒜容调成沙沙酱,最最推荐的是问服务生多要点烤得硬脆的面包,吃完小排直接拿来蘸骨髓肉汁吃,简直不要太幸福。   Mercado 4 Ash St, Sydney 02 9221 6444